愿所有爱我与我爱的人余生平安喜乐。

写写画画|龙且|少司命|凤司|玄桂|副八|GGAD
 
 

记得[终极一班2/令×原创/慎]part.3

|3|

两个月来北城卫已经出动了不少人前往十二时空寻找汪大东的踪迹,妍自然不会光闲着等消息,也是动身前去调查。

汪大东是在送刘备回银时空的路上遇到时震的,而刘备在时震刚结束时就已经在银时空找到了,照理说汪大东不是在银时空就应该在金时空。

但十二时空都快被铁克禁卫军翻遍了,他们还是没有找到汪大东。

妍想想还是不放心,就又去了一次金时空。

 

金时空的时空之门开在深山树林之中,妍倒也来了几次,熟稔地准备下山离开。

大约快到山脚时,泥泞路边的草丛中蹿突然出来一道白影,许是什么动物受到了惊吓,竟直往妍的身上扑过去。

她下意识地向一边跳去准备躲开,谁知跃起时没有看清方向,落脚点在一块石头边缘。她清楚地听到了右脚脚踝处关节错位的声音,大脑还是半空白状态来不及反应时,刺痛已从下至上直直地刺激着妍的神经。

“该死。”她不由咒骂一声,拖着受伤的右脚连站都站不稳,又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回头看时那个白影早已消失不见。

冷不防的,有什么遮住了妍上方的阳光,一片阴影打她的脸上。

她暗怪自己不够警觉,猛地一抬头,却是愣住了。

“令……团长?”

“叫我令就可以了。”令蹲下身子,帮妍检查伤势:“关节错位以及软组织挫伤,还挺严重的。先回铁时空治疗吧。”

这样就看得出来?

妍有些不相信地看着令。

“可以初步判断伤势情况本团长认为是作为一个军人的基础。”令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心思,便这么回答她。

“……”这种官腔是什么样的节奏……

“我背你,先回铁时空。”令站起来,几步跨到妍身前,微微俯下身,将自己宽阔的后背展在她的面前。

“我才刚来什么发现都没有就回去像什么样子?”妍别扭地侧过头,忽然发现刚才令所在的地上有一张翻过来的照片:“令,你掉东西了?”

“作为一个军人只有保证自己的体质才能更好地完成任务。”令转过身来,看向妍所指的方向,“啊,是断肠人先生给我的。”

“断肠人?”妍把那张照片捡了起来。当她看清照片上的人了以后,不由咂舌。

“汪大东!”

妍手中的正是汪大东与丁小雨王亚瑟二人的合照。

“听王亚瑟和丁小雨说,这张照片是汪大东随身携带的,怎么会在断肠人那里?”

“据断肠人所言,这张照片是突然出现在他铺子里的。”

“突然?”

“是的,而且当时丁小雨和王亚瑟也在场,两人都没有感到任何异能波动。”

“……那就只有两种可能。”妍沉吟片刻又竖起两根手指晃了晃:“要么就是这两个月里汪大东的异能指数已经过了万点所以他们察觉不到他的存在,但是汪大东又没理由躲着他们。而第二种可能,虽然很难成立,却是现在最有可能的可能。那就是,汪大东还在金时空,但是和我们并不在同一个——时间。”

“所见略同。”令赞同地点头。

妍拿着照片百思不得其解,蹙着眉嘟嘟哝哝地不知道在说什么。令随手抽走她手中的照片,放进随身携带的跨时空储存盒中:“现在不算无功而返吧?”

说着又反身矮下身子示意妍上来。这回妍没有理由拒绝,只好动作僵硬地伸手,自后环上令的颈。

“团长先生,作为军人就这样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一个只见过两面的人,真的好么?”妍想起先前令的官腔,忽然想要逗逗他。

令背起她,一边惊讶于她实际轻于外表该有的体重,一边还不忘反击:“作为一个军人就应该相信自己的同僚。”

还真是一个……军事狂。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往时空之门的方向走去。

“你一会儿联系一下北城卫的人,让他们到铁时空的时空之门来接你吧?”令背着她如是说道。

途经一座吊桥,正当妍要提醒令走得稳当点的时候,空气中忽然闪过一道奇怪的战力波动。

妍猛地蹙眉。

这是——

“龙纹鏊!”两人同时惊讶出声,复又略带惊诧地看向对方。

“看来我不能送你回铁时空了。”令果断又轻柔地把妍放下,还不及她说什么便一个纵身跃下吊桥。

“喂!”妍看着令的身影消失在湍急的水流之中,也不顾脚上的刺痛,顺着他还未消失的战力波动也是翻身跳下了吊桥。


-TBC

01 Sep 2014
 
评论
 
热度(3)
© 涟透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