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所有爱我与我爱的人余生平安喜乐。

写写画画|龙且|少司命|凤司|玄桂|副八|GGAD
 
 

Just try.

玄桂衍生,程伟峰x段天朗。
故事背景在加拿大,但是请不要深究我的语法,因为我的口语语法差到家都不认识。
测试一下脑洞,纯情房东俏房客的故事,题目还没想好,有喜欢的话欢迎留言交流,缺梗很蛋疼。
也不知道还要介绍些啥,想起来再补充吧。
这里是脑洞测试,只有一点点。

==================

程伟峰醒过来的时候是八点半。他坐在床上嘚儿吧着眼睛,然后想起来昨儿夜里换了夏令时,按照睡眠小时数来算,他非但没有睡过头,反而少睡了半个小时。
于是他心安理得地又躺了下来,打算再躺半个小时。
九点整的时候,程伟峰起来洗漱。今天是周日,天气晴好,阳光明媚,屋檐上滴滴答答地往下掉着雪水。
化雪了。
长达三个月的严冬似乎终于要过去了。
“Gooood moooorning!!Shawn!!!”小魔王的声音骤然响起,程伟峰一个不小心咽下去了口牙膏沫子。
“Morning, Vicky.”他迅速地伸手把卫生间的门拉上,以防万一。
所幸魔王小姐的脚步声在门外飘远,光着脚丫子噔噔噔地又跑下楼去了。
程伟峰不紧不慢地刷牙洗脸,换了衣服下楼,房东先生已经坐在餐桌边看起了今天的报纸。小魔王段薇薇坐在父亲边上难得乖巧地扒拉着自己的早饭。
“段先生早啊。”他点点头打招呼。
“早,”段天朗微微放下报纸,“我煎了几个蛋,你自己看看还要吃什么,牛奶在冰箱里。”
“诶好,谢谢段先生。”
程伟峰熟门熟路地开了冰箱,就听见小魔王在后头说:“Shawn, would you like to give me some orange juice?”
“Sure, give me your cup.”
“Vicky,自己倒,要有礼貌,还有家里要说中文。”
房东先生给了自家小魔王一个眼刀,于是我们段薇薇小姐只能恹恹儿地捧着自己的杯子跑到了冰箱前。程伟峰笑着给她倒了杯橙汁,段薇薇回头看了眼段天朗,又回过头满脸憋屈:“谢谢程葛格。”
“不用谢。”程伟峰不禁失笑,揉揉段薇薇的脑袋,转身又开了冰柜翻翻找找:“Vicky,吃培根么?”
“吃!”小姑娘一个劲儿地点头。
“段先生呢?”
“我不用了,谢谢。”段天朗伸手扯了张餐巾纸,替薇薇擦了擦她不小心蹭到脸上的燕麦糊糊。
程伟峰一时忘了开电磁炉上的油烟机,培根淡淡的香味在一楼散开,平底锅里有着噼啪的响声。段薇薇耸耸鼻子趴在椅背上等待即将出锅的加餐,程伟峰回头看了小姑娘一眼,笑了笑示意稍安勿躁。稍转视线又看到在看报纸的段天朗,阳光透过落地窗落进厅堂,柔和的光线斜斜地打在他的脸上照出若有若无的阴影。
春天似乎真的开始了。
程伟峰下意识地揉揉鼻子。

11 Mar 2015
 
评论(8)
 
热度(7)
© 涟透骨 | Powered by LOFTER